我祖宗十八代都是招财喵

荼岩小段子

emmmmm十粉点梗中被点的梗(≧▽≦)
两个小天使点的梗超棒,我决定写两个甜甜的小段子⊙▽⊙(因为没时间写长文啊啊啊啊啊啊)
觉得不甜别打我。。
————————————分割线—————————————

先婚后爱  
安岩看着自己的结婚对象,强笑着打了招呼:“嗨,你好,我叫安岩。”
“神荼。”对方抱胸看着他,并没有多一句话。
安岩的心里拔凉拔凉的,想到以后的生活不禁打了个冷战。
这日子没法过了π_π
“婚礼你安排,我没有意见。”神荼倒了杯茶,慢悠悠地饮完,站起身:“我先走了。”
“哎,不是,咱俩虽说是联姻,但好歹也该联络一下感情吧,”安岩有些泄气:“不然这日子过的多没意思啊。”
神荼看了一眼安岩:“时间很长。”随即头也不回的走了。
安岩被这句有些文艺的话整的有些蒙逼并且感到愤怒。对方长得再好看也无法打消他心中的怒火。
哼,长得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后来神荼用脸把安岩吃的死死地用事实证明长得好看确实可以为所欲为并且以行动告诉安岩什么叫“时间很长”😊


安岩的冷汗在不停的往下滴,嗯,隐形的。
毕竟作为一名丞相,喜怒不形于色早已成为他的职业道德。
可是他还是不能理解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贵为九五至尊的皇帝此刻正以一种十分别扭的姿势把他压在书桌上。是的,是压。这个姿势让他觉得自己下一刻就会菊花不保。更何况现在正是月黑风高夜十分适合做些什么。
咦?我为什么会知道是菊花?
无所谓,反正现在很别扭就是了。
安岩呵呵干笑两声,小心翼翼地想推开神荼:“皇上,您叫我来可是有何要事?”
神荼面无表情地看着安岩,许久之后,淡淡地开了口:“安丞相,君命是不是不可违?”
“那是自然。”安岩答的从善如流。表忠心谁不会啊真是的。
“那丞相是不是不能违抗朕的命令?”
“臣愿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说着,就要往地上跪,想趁机改变这个奇怪的姿势。
谁料神荼一把抓住他的手,轻轻一笑,差点把安岩的魂勾了去:“那倒不用,就是让丞相陪朕睡个觉,好好沟通沟通,深入了解一下彼此。”
事实证明安岩的感觉是对的。
第二天朝堂上群臣们并不纳闷丞相为什么没有上朝,并且表示喜闻乐见。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丰绅大人爆料:他们早就厌倦了丞相和皇上明撕暗秀各种护犊子的行为。

end
求红心小蓝手加评论(≧▽≦)
给个赞嘛~

【戏中人】

那什么。。。 我强迫自己更完吧。。。
这篇是双结局,不能接受be的可以不用看下一篇,可以接受且具有这种偏好的就请等待下一篇吧(笑容逐渐变态)
由于文笔限制描绘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也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虐。。。 ————————————我是分割线———————————

1917年的春天对于伊万来说很冷。尽管当时中国已经回暖,伊万还是觉得冷。
他怀抱着火炉窝在他的房间里,开始想念冬将军——他养的那条阿拉斯加。尽管它时常会让自己觉得头疼。
伊万开始止不住的咳嗽,之前那么强壮的身体,现在也只有一副骨架能唬住人了。 他想写信。写给爸爸妈妈姐姐妹妹,可是这几封信注定找不到接收人。
他并不恨那群人。
成王败寇改朝换代的道理他明白,只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放过。
他不敢回俄国了,也回不去了。
“咳咳咳……” 伊万咳出了声,看着那套许久不穿的军服,良久,从床上爬起来,换上了便服。
他已没有身份和资格再去穿那套衣服。与其怀缅,不如忘记。
他想去找王耀。他甚至想好了,他一定要再向他郑重地表明自己的心迹。然后他就可以安安心心的躺在床上,等待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想想他都要被自己感动哭了。
他走到戏场的门口,正欲踏进去,却被拦住了:“有票吗?”门口的小兄弟看起来十分不耐烦。
“我虽然没有票,但是,我和王耀先生是旧相识,你能不能……”
“滚滚滚!没票听什么戏?”小兄弟挥挥手,不愿再与他纠缠的模样。
伊万捏紧了拳,随即又放开。低声笑了起来。
你看伊万,没有那身军装你什么都不是。

伊万回了家躺在床上,仿佛真的要死了一般。恍惚中他好像听见了王耀的声音,他想或许自己真的要死了。一偏头看见王耀进了自己的房间,坐到自己身边。面上的表情十分担忧。他伸出手,抱着王耀哭了起来:“耀……耀……万尼亚没有家了……”伊万哭的抽抽嗒嗒,好像是被谁欺负了一般:“万尼亚什么都没有了……呜呜呜……耀……”
王耀回抱住了伊万,手拍了拍伊万的背:“没事的没事的。”
“耀,万尼亚要死了……呜呜呜……最近老是咳嗽,我要死了,耀……”
“不会的,别瞎说……”王耀拍着伊万的背,有些哭笑不得。
今儿他下了台便听见门口收票的小生说有个洋人来找他,被拦住了。他就知道是伊万来找他了。他本想着不要再见他了,可是卸妆时总觉得心神不宁。近日也听说,俄国那边出了变故,心想这头傻熊别是出了什么事儿,越想越慌,就赶来看看,刚一坐下就被这头熊抱着哭起来。
伊万在王耀身上擦了擦眼泪,直起身抽噎着:“耀,我知道你不会答应我,但我还是要说……我……我……我爱你……真的……很爱你……告诉你以后……我就……没有遗憾了……”
王耀也红了眼,笑了起来:“我为什么不会答应你呀?”
“我们的国家……关系……”
“你还是将军吗?”
伊万瘪瘪嘴:“不是了……”
“那便无妨了,不是吗?”王耀笑着抚摸伊万的脸。
伊万垂着头想了一会,眼睛亮了起来:“耀,你是说……真的吗?”
王耀以额相抵,唇边的笑温柔极了:“愿与尔同穴而寝,白发同归。”
伊万终于迎来了1917年的春天。在这一刻。

————————————
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写的有点草率可是真的急着更完啊啊啊啊啊啊啊
求各位看官给个红心小蓝手鼓励一下嘛π_π

【戏中人】

emmmmm争取更完吧。。。。
突然一下没啥动力更文了。。。。。
所以写文章还是不能停,一停就不想写了。。。
前文见主页⊙▽⊙
时间更正,这应该算是清朝末年。
—————————我是分割线—————————
散了场,伊万便急不可耐的往后台走去,逆着人流而行阻力总是特别大。戏场的老板看见伊万往后台而来,微敛眉,嘴上的笑淡了几分。但还是推了推眼睛,摇着牡丹扇迎向伊万:“官爷到此处来,可是有什么事?”
“寻人。”
“哦?官爷所要寻的是何人?”濠镜心中明白几分。
伊万一时间竟有些怔愣,片刻,定了定心神,小声地、一字一字地念到:“王耀先生。”
王濠镜面露难色:“可……官爷,不是我不帮您……王耀先生说了,洋人一律不见,尤其是有军衔的……王耀先生也是个有脾气的人……我们也不敢得罪的……”
伊万抓着王濠镜的肩膀。濠镜看着伊万的眼睛, 伊万的眼神近乎绝望。
“求求你,让我见他一面。远远地看着都好。”
濠镜叹了口气:“官爷跟我来吧。”
进了里屋,琳琅满目的戏服花了人的眼,温暖的黄色灯光笼罩着房间。绕过了衣架,只见一人坐在梳妆镜前,头上仍带着戏中的长发。
“濠镜,可是有客人来了?”王耀听见身后有动静,可又迟迟听不见回应,便转了身唤了一声:“濠镜?”
王濠镜瞥了一眼身边的伊万,向王耀行了礼:“先生,确是有客。”
王耀看着伊万的脸,声音冷淡了几分:“濠镜,你是懂我这儿的规矩的。”
“这位官爷,我拦不住。”
王耀的脸崩的很紧,良久,叹了口气:“罢了,你总是这样。”话毕,又转了身对着镜子。濠镜鞠了一躬,转身出去了。
“官爷寻我有何事?”白布缓缓卸去脸上的油墨,王耀柔媚却又带着英气的脸被还原,显露出另一种别致的美。
“我……我仰慕先生……”伊万觉得口干舌燥,不知说些什么好:“我仰慕先生的戏……”
“就为这事?”王耀轻声一笑,说不清是嘲讽还是悲凉:“我知道了,官爷你可以走了。”
“不,不是……”伊万抓了抓头发:“我想问你有没有空……”
王耀取下了假发,回过头看着伊万,觉着有些好笑:“官爷若是想跟我交朋友就免了,若是喜欢听我的戏,你可以正经买张票,坐在台下听。我相信以你的身份,会有个好位置的。”
“我喜欢你。”伊万软糯的声音带着坚定:“王耀先生,我喜欢你。”
王耀愣了一下,随即,低下头缓缓笑了起来:“伊万,这些话你若早些时候说便好。”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伊万手足无措地坐在王耀身旁的椅子上:“现在说不好吗?”
“伊万,不同了。”王耀摇摇头:“早些年,你的国家和我的国家还不是这种关系。”
“耀,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以为我不会在乎这些吗?”王耀苦笑着:“你看伊万,你甚至还不了解我。”
“我不在乎你是……”
“别说了……伊万。”王耀扬起手,制止了伊万:“我们除了观众和演艺者的关系之外,再无其他瓜葛。”
“我们在俄国的那段日子,什么也不是是吗?”
“伊万,足够了。”
“……我明白了。”伊万站起身,笑的温柔,眼底净是悲哀:“我依然爱你。”他的手伸了出去,却并未碰到王耀的脸,只是虚晃着做出抚摸的动作。
伊万的转身毅然决然。
已然入冬了。
——————————
TBC
这回真的会今天更完。。。。应该吧。。。
求红心小蓝手T^T

【戏中人】

猜猜我的文灵感来自哪部电影? 感觉应该一猜就中😂 军官露X戏子耀 
民国时期
感觉之前写这种设定的极东比较多,但是我的cp癖好让我忍不住要尝试露中~
文笔差预警

——————
“伊万,去听京剧吗?”吉尔伯特扬了扬手中的票,军装解开了两颗扣子,显出些许禁欲的味道。
“京剧?是什么?”伊万皱起眉,紫罗兰色的眼眸中露出疑惑。
“我的天,你来中国这么久,中国话都会说了,连京剧是什么都不知道?”吉尔伯特做出夸张的不敢置信的表情,手撑着办公桌轻轻松松一跃,凑到伊万面前,笑的贼兮兮:“今天爷就带你去开开眼。”语罢,伸手便抓了伊万的手往门外拖。正要报告的小将士还没来得及开口,吉尔伯特便一摆手道:“有什么事去问贝什米特上将,今天我和布拉金斯基将军放假!”
小将士摸摸鼻子。

伊万和吉尔伯特走进戏场,原本嘈杂的场子一下安静了,所有人都低下了头,自觉地向两边散去,留出了中间一条路。两人走到台前最中间的位置坐下。伊万冲着周围的人群笑了笑,几人顿时吓得跪在地上抖如筛糠。伊万微不可闻的冷笑一声,扭过头,看向舞台。
镲声一响,人群又热闹起来,个个交头接耳。 伊万倒是听得认真,显出些许兴趣。
戏演了大半时,人们开始兴奋起来,个个耳语道:“王耀先生要出来了……” 伊万端起茶杯放到嘴边,一抬眼,正对上王耀的眼睛。
伊万的茶在嘴边停留许久才被他放下。他看着王耀,紫色的如同玻璃般的眼眸闪耀着亮光。
王耀的眼神只在伊万身上停留了一瞬,走完了圆场,立在舞台中央,开了嗓。
他唱 :明灭蟾光,金风里,鼓角凄凉。
忆自从征入战场,不知历尽几星霜。
何年遂得还乡愿,兵气消为日月光。
想我虞姬,生长深闺,幼娴书剑。 自从随定大王,东征西战,艰难辛苦,不知何日方得太平也!
粉墨登场,百转千回。 眼里尽显风情万种,满目皆是凄凉哀怨。
吉尔伯特已经睡着了,发出微微鼾声,周围的人群听得如痴如醉,有人跟着轻轻哼唱,手指在身前敲打着节奏。伊万的眼里耳里却好像屏蔽了其余的一切,只剩下台上那人。
王耀,是美本身。
伊万的脑海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虞姬拔剑自刎,项羽命殒乌江边。
伊万只在乎虞姬。

————————————
TBC
求红心小蓝手(≧▽≦)
今晚更完~

【十粉点梗】

早就该点了,但是今天才放假😓
可写cp:维勇/勇维/维勇维
             红色组(露中/苏中)
             荼岩
很多小天使是因为维勇知道我的,我会多写一篇维勇感谢大家的支持😁
至于肉……我们要优雅不要污😉

超好看的字😍

yoyoyohhh:

愿以我百年孤独,千难万阻,换取你来生安度,无忧如初。

实在写不下去了,哪位太太帮忙续一下,续完请艾特我……真的不会写肉……救命啊😭

正文居然更完了,完结了!!!!可我的肉还没写完!!!!我要疯了!!!

卡肉中😁今天的更新,正文写完了(没更完!!!),让我好好想想怎么写肉……